艺术中国

中国网

奈良美智:我愿世界和平

奈良美智:我愿世界和平

时间: 2022-08-25 14:03:39 | 来源: 艺术中国

图片来源:奈良美智的Twitter

图片来源:@flattoya Twitter

近日,奈良美智在其社交媒体发布了正在日本北海道洞爷湖町为小朋友开展绘画工作坊的动态,在当地举办的七夕节活动上,他写下一个愿望“世界和平”。

余德耀美术馆《Yoshitomo Nara》展厅入口处

此刻,奈良美智首次大规模世界回顾巡展《Yoshitomo Nara》正在上海余德耀美术馆举行。展览展出奈良美智70多件重要绘画、陶瓷、雕塑、装置作品,700多幅纸上作品,及个人收藏的350多张黑胶唱片封面,呈现艺术家坚定不移地探索自省和治愈的内在力量。在37年的艺术生涯中,爱与和平、反战反核的信念一直贯穿奈良美智的创作历程。

1959年12月5日,奈良美智生于日本青森县弘前市,1987年在爱知县立艺术大学(Aichi University of the Arts)获艺术硕士学位,1988年至1993年在德国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Kunstakademie Düsseldorf)继续深造,并在科隆走上职业艺术家的道路。他以孩子和动物为创作对象,通过抵抗、反叛、安静、沉思等一系列复杂情感的表达,激发观众的自我反省与自由想象。除了绘画,奈良美智的创作还涉及雕塑、混合媒介装置和摄影等。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至今,奈良美智的展览在欧洲、美国、日本及亚洲多地举办,作品被大英博物馆、纽约现代美术馆、东京森美术馆等多家博物馆、艺术机构及个人收藏。

奈良美智的出生地——弘前市位于日本本州最北部的青森县,距离东京约550公里,直到高中毕业,奈良美智一直在这里生活。日本军队曾在弘前市驻扎,日本“二战”战败后,弘前市的兵营等设施转作教育设施,奈良美智曾经就读的弘前市立文京小学和弘前市立第三中学也包含在其中。作为战后第一代的“钥匙儿童”,父母忙于工作,奈良美智经常独自玩耍,废弃的弹药库成了他最初的“游乐场”。在2015年接受媒体专访时,奈良美智曾说:“我上的小学和中学校舍也是旧日本军用过的军舍,天花板高得出奇,听说教室地板上的洞是弹孔。小学时我也在军用设施里玩过,那些地方弥漫着一股沉重阴郁的气息。”

“二战”期间,美国盟军将奈良美智家附近的日军地盘改造为空军基地,收听来自基地的午夜远东广播节目是奈良美智童年最深刻的记忆。广播里的越战新闻和来自美国的摇滚和民谣,充斥着过去与当下并存的战争符号。奈良美智在自传《小星星通信》里写:“当时正值越南战争,美国年轻大兵兴起反战思想,反战化为音乐和文学,渡海传到日本,年轻世代劲声疾呼‘LOVE & PEACE’(爱与和平)……在此期间,年轻人反战的思想让摇滚乐原本就具备的‘年轻人的愤怒’力量更加强烈,而孕育出许多的摇滚名曲。当时我只是中学生,但是我的心却是跟着摇动的。”除了反战情绪之外,通过这些愤怒的青年歌曲,奈良美智还建立了一种强烈的道德信念,即基于他的生活经验,始终追求“真实”的东西。

装置《生命之泉》(Fountain of Life) 2001年

始创于2001年的装置《生命之泉》(Fountain of Life),是奈良美智的代表性作品之一。白色的大茶杯中,堆叠的女孩头部似乎在哭泣,光滑洁白的表面传达出宁静,象征眼泪的流水循环往复,生生不息的生命之泉隐喻苦与乐并存的人生。

纸上作品 2000-2005,2006-2007 局部

无题手稿 2002

无题手稿 1988-2019  

无题手稿 1988-2019 

2002年,应《FOIL》创刊号特集“不要战争”邀稿,奈良美智前往阿富汗,他的纸本创作,以更锐利的色调和更大胆的尺度展示了死亡和暴力的普遍性。部分作品在此次余德耀美术展展览中“纸上作品2000-2005”展区展示。在“无题手稿1988-2019年”的玻璃展柜,亦不难发现他带着和平标志的手稿。

《行踪不明-女孩遇见男孩》 2005 ?Yoshitomo Nara

《橙剂》2006 ?Yoshitomo Nara

2005年,日本广岛原爆六十周年,奈良美智创作了《行踪不明-女孩遇见男孩》(Missing in Action-Girl Meets Boy),小女孩右眼的红色火焰影射着1945年8月6日投放在广岛上空名为“小男孩”的原子弹,该作品收藏于广岛市现代美术馆。次年,他取材美国在越战中使用的化学武器延续了其战争主题,创作了《橙剂》(Agent Orange)。

余德耀美术馆“奈良美智雕塑公园”

余德耀美术馆“奈良美智雕塑公园”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海域发生里氏9.0级地震并引发福岛核泄漏,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奈良美智的居住地栃木县距离福岛核电站只有一百多公里,受灾场所就在他从居住地往返老家青森县的路上。他在自传文章《半生》中写:“我完全无法画画。震灾后比起如何创作,我想的是自己能做点什么?不是身为一个艺术家,我脑子想的全部是身为一个人可以做的事情。”这一年,奈良美智回到母校爱知县立艺术大学参加驻留项目,他申请到雕塑科,不再使用颜料与画笔,而是直接用双手跟泥土块搏斗般进行创作。

奈良美智著作与作品 @余德耀美术馆“奈良美智雕塑公园”

奈良美智著作与作品 @余德耀美术馆“奈良美智雕塑公园”

2012年,奈良美智在横滨美术馆举办个展《奈良美智:有点像你,有点像我》(Yoshitomo Nara:a bit like you and me),展示了他在爱知县立艺术大学创作的青铜塑像。在采访中,奈良美智说:“在经历了大地震后,我认识到也许作品应该要更单纯直接地存在于日常中。与过去透过作品来表现‘当下’不同,我希望过世之后,作品是透过观者来表现‘那时候的当下’。”

《和平之首》,2021 在伦敦汉诺威广场特别展出(2022 年 5 月至 10 月 29 日) ?Yoshitomo Nara

《和平之首》,2021 在伦敦汉诺威广场特别展出(2022 年 5 月至 10 月 29 日) ?Yoshitomo Nara

2020年,奈良美智直接以“和平”为题,创作了雕塑《反战、爱与和平》(No War Love & Peace)、《和平之首》(Peace Head)。今年,《和平之首》以公共艺术品的形式,在英国伦敦汉诺威广场特别展示。此刻,这些带着艺术家坚定信念和隽永指纹的作品,正伫立在余德耀美术馆搭建的“奈良美智雕塑公园”,给观众带来视觉冲击与情感共鸣。

《反核》1998 ?Yoshitomo Nara

《春小姐》2012 ?Yoshitomo Nara

日本311大地震之后,奈良美智1998年的作品《反核》(No Nukes)出现在日本民众自发组织的废核游行中,2012年的作品《春小姐》(Miss Spring)亦成为坂本龙一主导的废核音乐会的代言人,出现在十万人聚集的会场背景和宣传手册上,成为日本民间废核运动的视觉标志。

奈良美智2018年创作的部分陶瓷作品

奈良美智2018年创作的部分陶瓷作品

以绘画享誉全球的奈良美智始终在拓展自己的创作领域。从2007年起,他多次驻留在以信乐烧闻名的“滋贺县立陶艺之森”学习制陶。本次展览展示了奈良美智2018年创作的部分陶瓷作品,他将和平标志与人物形象相融合,从歌名、歌词及自己的想法中提取日语、英语和德语文本装饰。提及这些创作,奈良美智说:“在某种程度上,它使我想起东方的美学与哲学,也像是苦行僧的训练。”

《停止炸弹》,2019 ?Yoshitomo Nara

《反战》,2019 ?Yoshitomo Nara

2019年3月,奈良美智前往叙利亚、约旦探访难民营,并为当地的孩子上艺术课。他亲眼目睹了战争的残酷,亦被苦难中孩子们依然绽放的笑容所感染。他通过讲座和社交平台分享在难民营的见闻,创作了《停止炸弹》(Stop the Bombs)、《反战》(No War),向外界传递爱与和平的信息。

奈良美智在东京Yutaka Kikutake Gallery群展《Protectors of Love and Peace (Tentative)》(爱与和平的守护者(暂))、《STILL ALIVE:Aichi Triennale 2022》(仍然活着:爱知三年展 2022)的部分参展作品。 ? 2022 YKG 图片来源:Yutaka Kikutake Gallery  

今年,从社区画廊到国际艺术节,奈良美智用作品以最强烈的色调和笔触疾呼“世界和平”。如Yeewan Koon在奈良美智首部个人专著《Yoshitomo Nara》前言之中所说:“虽然大头女孩已成为奈良美智画作的标志形象,但他的作品本质上更深远和复杂。在他近期的探索中,有一些反战主题的作品,并把他带到了日本北部的遗址和社区。在某种程度上,这些是对 2011年福岛灾难后果的回应,为日益增长的反核政治呼声增添了他的声音。但它们也是艺术家的实验,是他有意识留下的遗产。”(作者:Azzurra  注:本文图片除标明来源外,均由作者拍摄)

奈良美智:我愿世界和平